剛剛看Shinhwa 2005summer story concert的花序
這段很好笑 害我想到標題這句名言 XD
大叔在排練時 明明很怕了 大家還一直在那邊鬧場
不過 我贊成ERIC的話 那個椅子有怪到XD
舞台設計是哪位阿??  弄個升降雲梯車給大叔不就好啦  
 

ERIC:烔完阿~就這樣坐著很奇怪 站著 歌要站著唱
Junjin:唱歌的時候 要用一條腿站著 
烔完:我現在很害怕阿~~~
ERIC:跳Wild Eyes
彗星:我來操縱機器^^
烔完大叫:別讓我的團員碰機器 他們說不定會把螺絲拆了

有時候想想 水跟油會合體、異口同聲時 通常某個團員就是會被惡整的時候XD 
然後還要加一堆其他成員在場的培養因素 不然會冷掉、凝固  物理學果然很神奇
朴先生演唱會不能亂講阿  後面M兄就因為腿受傷被抬出去   
雖然不能怪你 你們收傷像是到 7-11一樣     然後VIP是跳舞組的    遠目~
韓國人~~不要每次哥哥弟弟受傷
就要黑白畫面+擔架+悲情音樂   雖然很感動很騙淚水  但是~~人還是好好的好嗎
只是受傷阿  每次都會想到是。。的畫面

fen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