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場就是閔基書(張赫)在醫院的大庭,與其說他像醫生不如說他像個流氓。一開場有兩個小朋友在醫院走道上奔跑,是個非常狂傲自大的人,其中一名小女孩摔倒了不小心將汽水潑灑到閔醫生的鞋子上,基書(張赫)只是冷冷的看著摔趴在地上的小女孩,這時一旁的小男孩批評說身為醫生竟然看到小女生跌倒了,反而一點都沒有幫忙的意思真的太過份了,這時候閔醫生反而將自己弄濕的鞋子直接在小男孩的褲子上。然後冷酷的離開,小男孩在一邊說:『他(基書)以前不是這樣的,還會逗我們發笑的…….obba我去年6歲的時候』




接著是『開刀的畫面』、本來是不甩一直央求要換醫生的家屬,後來還是進到手術房~~開刀中還聽著搖滾樂、然後。。。是我看過最猛的『開刀畫面』。閔醫生你是在殺豬吧??那個血是用倒的、還潑出來…..然後手進去挖阿..拔的。我的媽阿~這是在殺豬??還是宰羊?? 再回頭看一下簡介~~聽說他是這間醫院的第三把刀XD


永新(孔孝真)在『進修學校』的課堂上做著與現時完全相反的夢,老師本來要叫醒她,卻被一旁一起上課的大叔阻止讓她睡,卻也帶出永新(孔孝真)的現狀,一個沒結婚的女人帶著生病的小孩、還要照顧老人癡呆的爺爺、賺錢養唸大學的弟弟。這樣的李永新(孔孝真) 是“等待春天的蜜橘”網站的社長,一個在網路上販賣自己種的柑橘的媽媽。偶爾也會作夢、自己跟初戀的人錫賢(申成錄)交換,她才是個有錢的公主、奔跑在田地上,去尋找一直等待的錫賢(申成錄)。但是事實上等待的卻是永新(孔孝真)



崔錫賢(申成錄)是島上的最富裕的人家,八年前離開了島上當兵前、跟永新(孔孝真)過了夜。後來在也沒回到島上,當他帶著未婚妻回來時剛好在路上遇到春天母女,錫賢(申成錄)的媽媽看不起永新(孔孝真)未婚媽媽的身份,一直出言嘰諷還說春天的成績不好。春天不甘心媽媽被欺負回嘴的說還會反駁說「唸書不是人生的全部」。錫賢(申成錄)的媽媽、氣極的罵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的不會教孩子。噗~~~大嬸~~~聽說春天是你孫子阿。離開的車上、姪子不停的說著春天跟奶奶長的很像,連臉上的痣都一樣時,重點是後面那句…..『春天好可憐喔』….XD,這家人講話可能有隔代遺傳吧...奶奶跟孫子說話都是.....一刀致命的『狠』!!而坐在前頭開車的錫賢(申成錄),心開始亂了起來…..猜到小春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兒。

 
另一邊、我們的閔醫生也在同個天空下,他的女朋友『知敏』一個志願在鄉下服務的醫生,他是來帶她回去治療的,但是『知敏』瞭解自己的病情已經非常嚴重到沒法治的地步。不過『知敏』每次都稱基書為『兄』,不是一般韓國女生叫愛人的『Obba』,這是我一直覺的奇怪的部分,莫非這兩人的過去也有段故事??但是不管是兄還是obba的閔醫生、還是不放棄,把『知敏』拖回醫院開刀。

『住嘴 我是閔基書 我一定可以救活你的』
『我說住嘴 再說一句就把你給扔了 等我死了後再這樣做 反正到時候也沒有人可以救你』

這種話果然要張obba,說出來才有哪種屌樣、狂傲感阿,之前看張赫臉總有種嬰兒肥的感覺,但當完兵之後,臉變削瘦了、非常有男人的味道~~Obba阿~~~XD




即使如此厲害的閔醫生在開刀之後,也不得不放棄了希望。這一幕也是來騙人淚水的,基書
(張赫)要幫她開刀解開手術袍的鈕釦、對照回憶中兩人第一次過夜一樣解開鈕釦的甜蜜、及第一次的擁抱、Kiss,在開刀才知道完全不能做任何事的無奈。從醫院離開的『知敏』帶著小熊要跑到小春的島上,跟基書(張赫)說:『她兩年前幫一個小女生治病時,因為輸血害她得了愛滋,她卻不敢面對,希望死之希能能去面對小女生』。同艘船上、遇到去尋找走失爺爺要回島上的永新(孔孝真)母女。『知敏』終於把小熊交給了小春,然後安心的永遠沈睡,也帶我們走進了有點冷冽、又偷偷等待溫暖的春天。







春天跟媽媽的小秘密,媽媽說她的血是天使的血,不能隨便讓別人看到。所以即使流血也不能得到別人的幫助,要自己擦掉。
.牙刷和指甲剪絕對不用別人的,自己的也不能借給他人。
.流血時會拿媽媽給的毛巾擦血,然後放進塑膠袋裏拿回家。
.磕破流血也不接受別人的幫助。


知敏死後、基書(張赫)表面看起來沒事,卻一直陷在深深的情緒中,終於有一天因為毆打一個強逼自己植物人老婆蓋章的家屬,而離開了醫院。基書(張赫)家中不知也有一段什麼過往,以前是醫生現在變成計程車司機的父親勸他回去醫院,他反而唱反調,答應去幫百貨公司會長的母親。這時錫賢(申成錄)正在基書(張赫)母親公司擔任科長的工作。湊巧基書(張赫)母親想在春天居住的小島上發展建築業,便叫錫賢(申成錄)帶基書(張赫)一起去。會長媽媽也很可愛,故意說基書(張赫)是自己孩子褓母的兒子、剛被公司開除、除了力氣大之外沒有別的優點~狂笑。導致、錫賢(申成錄)要去島上的路上,基書(張赫)一副大爺樣、錫賢每次很氣的想使喚他時,他都會很跩的回答~不行!!因為從小就沒吃過苦。錫賢心中一定有很多OS….你到底在跩啥….不過是個褓母的兒子….XD….不過優雅的錫賢當然沒說出。

       
       
回到島上、本來要住在錫賢(申成錄)的家中,卻被母親反對關在門外,正當兩人在爭執時,基書(張赫)一個人先離開、去找住的地方。卻看到春天的爺爺背著知敏送給春天的熊寶寶,一路跟著回到春天的家,本來想要回小熊的,卻被癡呆的爺爺招待喝下一杯『類似…台灣的米茶的不明物體…』米茶是什麼??嗯~我也不太懂如何解釋~不過以前還蠻常看爺爺喝的,熱水攪拌後有點像泥巴的顏色~XD。但是基於這家人『好心』的遺傳,癡呆的爺爺想起永新(孔孝真)跟他說的櫃子裡的藥是好東西,所以順便給他丟個幾顆下去。


       所以導致、
基書(張赫)要離開時,直接暈倒在剛好回家的春天母女身上。我覺的每次男女主角暈倒的角度,還真是精準到令人佩服~XD。基書(張赫)醒了的時候、想要離開,還把小熊帶走,他並不知道春天是知敏說的那個女孩,還以為是在船上剛好遇到的。所以想把小熊交到真正的小女孩身上,可是就春天而言~~他是偷走小熊的大叔阿。看到春天跟在大叔後面碎碎念,卻被壞心的大叔轉頭一瞪,就會很聰明的閉上嘴巴的樣子很可愛阿,像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走在田中剛好遇到發生意外的大叔、還有本來去找醫生卻剛好一起到現場的永新(孔孝真)。正當菜鳥醫生跟大家一片慌亂時,像是流氓的基書(張赫)終於忍不住下去幫忙。圓滿的解決後、也圓滿的暈倒、然後大家一起圓滿的期待下一集吧。話說、這部戲的『血漿』是不用錢喔,每場都要狂倒的~~搞的一片血海,如果這是真實生活~那個人應該沒救了吧~XD!!

 

我覺的徐妹妹不算是『美型』的童星,但是笑起來可愛的樣子及令人驚豔的演技,謝謝一劇中如果沒有她,相信會減分不少。


 

如果當年把到永新(孔孝真)的錫賢(申成錄),對這件事負了責任,娶了永新(孔孝真)那故事應該就不會開始吧??就這樣、編劇一開始就對錫賢(申成錄)給了一個必敗之地~笑,八年的第一次見面,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女人。回到島上帶來了基書(張赫),看著春天會有種心痛又愧疚的感覺,背著睡著的春天回家,卻被永新拒絕,沒法就讓永新背春兒回去,在路上走著的時候不小心倒在田野間,永新(孔孝真)那一摔對照著前面她跟錫賢(申成錄)說春天不是她的女兒一幕一樣心痛。另外一幕、錫賢的藍球打中了春天的瞼,錫賢想要幫忙卻被永新拒絕,於是春天獨自為自己抹去瞼上的血,然後將用過的手巾放入自備的膠袋內。




錫賢(申成錄)對永新(孔孝真)說:
我很抱歉干涉你教育孩子的事情,但是我想你應該重新教導她。當她辛苦的時候,應該讓別人幫忙。有大人在為何要讓一個8歲小孩一個人受苦,擦掉自己的血還自己清理。 這些都是應該只當世界上完全沒有人之後,才需要自己做的事情

錫賢(申成錄)對基書(張赫)說:
我想你看到了所以應該知道永欣很年輕且單獨帶著女兒和有精神問題的爺爺一起生活,她很年輕但她自己一個人撫養小孩她很年輕但很認真工作而且自己承受著這一切……到了這裏她會感到無力但她是一個女孩,即使她快要死了也不能尋求幫助~~
如果你需要更多讓我知道,我會給你。你想要的我會全部都給你。如果她跌倒了那你背她,如果她受傷了那你幫她擦藥,即使她沒有要求幫助,你看到了就幫她,如果她哭了,你幫她擦幹眼淚幫她照顧爺爺和春兒。


嘆!!錫賢(申成錄)這個人看似聰明卻有些懦弱,但是你就是沒法討厭他。他也在自責,跟永新說的那一段話,似在勸誡永新對春天的獨立教育,但是看到後面跟基書說的那一段話,再回頭看那段話除了心疼小春天之外,也是在對他想像的永新對話,對於她的堅強的不捨。可惜、他的話總是在不對的地方說,當年跟朋友下賭『把到』永新,裡面或許有初戀的在裡面,可惜永新只聽到自己被玩弄的一面。


為什麼不堅持把孩子背到家,讓兩個人摔到田裡去,想到一句話半途而廢的溫柔最傷人,錫賢或許不算半途而廢,但是他的愛或許沒永新勇敢。這讓我想到第三集其中的一幕,春天去逗好朋友寶藍開心,錫賢的姪子英柱也去了,還很體貼的餵寶藍糖果,看在春天這個喜歡英柱的小小少女的心裡,其實有點吃味但是又很體貼不表現出來,看到這樣子的春天很心疼又不捨,彷彿看到永新的樣子。錫賢家的男人真是罪孽阿~笑。


至於還活在知敏陰影,陰晴不定的閔醫生~笑~基書阿!!我只能說導演找張赫來演是對的,那種有時候無賴到踹他兩腳、但是一直走不出知敏死亡的情緒的眼淚。我一直覺得爺爺是他的丘比特,是爺爺把他帶回家、爺爺讓他無意間感受到永新跟春天的溫暖,人若不在某一刻遇到某個人,是不是故事會改編呢。基書(張赫)不小心爬到,永新(孔孝真)的床上、被春天抓到床上,他反過來把春天母女唬的一愣一愣的那一幕,我真是笑到流淚,怎麼可以無賴到理直氣壯成那樣,或許知敏死的時候給了春天一個小熊,也給了很累很累的永新跟基書另外一份禮物吧!!


 

沒想到、先愛上的人是永新。

閔基書試著救活昏倒在路邊的婦人。但是沒有成功、間接的面對家屬的責難,自暴自棄的不否認自己是殺人的控訴。這是閔基書第一次在小島上沒救回的人命、也是在整個過程中沒想到關於『知敏』的畫面。卻又間接看出另一段『愛情』的開始。永新、這個女人,即使是當媽的女人卻還是擁有少女單純氣息的女孩,所以連家裡的狗、女兒都可以把她當平輩。




相對於閔基書及崔錫賢這兩個心思複雜的男人,永新相對的易明瞭。在閔基書被帶往警車時,看到一切的永新只是呆坐在旁邊。跟著而來的錫賢對永新伸出了手、永新沒看到,只擔心的被帶走的基書。這兩個男人一起出現時、永新的目光永遠先在錫賢身上,只是他逃開太多次了。這一次、卻是完全沒在錫賢身上過。比起基書及錫賢、永新的一顆心單純多了,一個心只能住一個人。


但是不得不說不愧是具有刪動人心的李編,這種戲很好看但是就是會尚失理智阿。就像你也知道很多事不能怪錫賢的未婚妻,因為她會做的事老實說並不過份,是出於生活的一種反應。錫賢的未婚妻不知道永新是多麼辛苦才抓到的魷魚,只是都市千金小姐的態度、在她的觀念裡,不知道有人是靠這樣子生活,而是單純覺得像是野外生活體驗一樣,把別人的生活當作體驗。理智上可以這樣分析,但是感性面就。。。見鬼了、沒事幹嘛穿著高跟鞋下去玩泥巴阿,這樣子就感冒、撒嬌。永新一個人八年那樣辛苦都自己撐過來,連哭都只能在夢裡哭。明明是自己的家、卻要一直被逼離開。八年前看著錫賢離開,八年之後又是默默的看著基書離開。同樣的還有錫賢、一開場對於島上各個賣土地居民的『因應對策』,在簡報會場上用日、中、韓...等語言報告,說明這個男人的事業心及工作能力,但是對永新的那份默默的情及剩餘島上的居民的心,讓人沒法岢責他。只是他不像永新跟基書的那樣面對自己,他的心理智些、保護自己些。只能說編劇的功力太厲害太狗血,這個男二不會讓人討厭、但是也不會讓別人同情。就像八集他對永新的安慰總在無人在場時,他去求高大叔幫基書、是因為真的關心基書或是知道他是會長的兒子??我只能說這是編劇的魔力,讓我陷入當年婆婆媽媽看花系列的那種糾纏情緒。


閔基書還沒愛上永新,『在意』的情緒多於『愛情』。第五集時、基書在洗澡時對智敏的幻影說「再見,智敏,我們以後再見吧!」如果不能死亡、生命還會繼續著,傷痛還是在、他遇到了智敏最後的遺憾。那一聲再見、有點像是約定,這個約定要完成那個遺憾。導演很細心、在這之前基書總是一身黑衣在島裡遊蕩,所以保健所的姐姐才會暱稱他是『蝙蝠俠』,在危急時總是一身黑衣而至。在這個跟智敏的約定之後,他的衣服大都是米白或是大地色系,就像那個埋在陰闇的傷痛裡的基書慢慢接受生命的無奈。


而這個約定、總是讓他看到最傷痛、最不想讓人看到的悲慘的一幕。何況這個約定裡面有個小天使『春天』的存在,基書在警察局中想到是春天。可愛的春天跟他說,我們都是做錯事的天使,要做完一百件好事後才能再回到天堂。大叔救了寶蘭的爸爸、算是一件了,只要再做99件就可以了。那個回想代表什麼??自暴自棄的基書的一絲遺憾??不能達成春天嘴裡的一百件好事。
 

不知道是神的惡作劇嗎??閔基書總會看到在人前堅強的未婚媽媽永新的無奈與眼淚。單純、善良、很好欺負、每次看到她被基書站『便宜』卻被反將一軍,說的她好像垂涎基書一樣就覺的好笑。 

 

基書:把人弄得這麼心神不定,怎麼能這樣逃避責任呢? 李永新 小姐!對…我是對妳感興趣,我總是放不下妳,自從妳睡在我屋裡那夜起。

那個幫永新擺脫討厭的相親者的那個吻的那段話,或許前面那句心神不定有些自己的心意在裡面,而後面就是對站在後面的錫賢說的。他是瞭解錫賢的心意的,在說完那段話時,他在偷喵了錫賢一眼,而錫賢始終沒站出來。就像錫賢酒醉時塞給基書的錢,而閔基書收下的說:「清醒的時候,可別後悔了!」。他瞭解永新跟錫賢之間的曖昧電流,他給過錫賢機會。對於永新那麼好的女子,如果你不願意她也不需要你同情,因為還有我閔基書的存在,這就是基書的魅力。



在基書心裡所有的問題都一一解套了,他反而逃回了首爾,故意冷漠的成了母親公司的部長,但是到了晚上他還是睡不著,腦中浮現都是永新唱給春天聽的催眠曲。或許基書也是簡單的人,一個人只能掛心一件事。回憶是沒有任何力量、但卻是永遠存在的,閔基書的心裡不是忘記了車智敏,只是多了一份對李永新的在意。而在意是在生活中慢慢的發生的,這部不算是太開心的韓劇。但是我很喜歡、基書在親了永新之後隔天自己像是第一次親吻異性的青少年,隔天在模擬怎麼解釋時,看到永新摸著自己的嘴唇,基書男人的自尊心非常雀躍的,以為自己魅力的一吻讓永新拜倒,下一幕永新卻是衝去刷牙,基書的表情真是妙~
XD

 

 

全站熱搜

fenf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