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燦(金來沅)的挑戰搞砸了,來自北韓的客人認為這不是傳統的大醬湯。經過成燦(金來沅)鍥而不捨的追查才發現。原來是來自於主要的材料大醬。為了滿足「雲岩亭」的一半外國客人無法接受大醬特有的味道,鋒州(權伍中)與民宇(元基俊)將大醬給予改良成沒那麼重的味道。成燦(金來沅)在客人前面扳回一成,還上了報紙;讓鋒州與民宇更是百般滋味在心頭。在號稱最正宗的韓式料理的「雲岩亭」,這個傳統與現實的味覺差異的衝突開始萌芽。
 

第二次的比賽跟著開始、由珠姬(金素妍)的父親帶來三個高級器皿為主題,創作出搭配的食物。沒想到成燦(金來沅)想到的主題是「免費的食材、創作的美味料理」在被師叔知道後,故意打破他的器皿。卻是為了啟發他的創作,雲遊師叔完全是金庸小說裡面不拘世俗、武功高不測的老頑童周伯通一樣的狠角色。噗!
 
 


結果、雖然成燦(金來沅)的味道跟概念都是領先的,但卻偏離課題的狀況下由鋒州(權伍中)勝出。這一局卻也看出三個人對「味道」的理念,民宇(元基俊)慾心過重、鋒州(權伍中)是不惜心血的努力家﹑味覺不該只限於傳統、而成燦(金來沅)的理念一直是料理不一定要倚靠素材﹑而是快樂的品嚐的心。




 

 
而第三次的試驗也即將開始,試題是找出失傳的特令熟手的料理。正當鋒州(權伍中)高興勝出時準備接下來的比賽時、卻聽到父親想把「雲岩亭」繼承交給成燦(金來沅)的打算。他才知道他最引以為傲的「血統」,其實是成燦(金來沅)的位置。韓國王朝最後一任的待令熟手的後孫是沒落變成孤兒的成燦(金來沅),而吳熟手的家族只是繼承熟手的位置與財產的弟子一族。而後來知道實情的吳熟手,對於好不容易找到的成燦(金來沅)、一直抱著想歸還其位置的打算。
 

 
鋒州(權伍中)真的好可憐、一直以為是主打奮鬥到現在,才發現自己是備打。雖然父親也安慰他的說、比賽的結果才是真正繼承「雲岩亭」的決定;而不一定是靠血統。但是卻沒法抗拒他內心的想法,畢竟誰也沒想到這題目對成燦(金來沅)而言是有利的一題。失傳的味道、卻是他小時候的家鄉味,當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還興奮的跟鋒州(權伍中)分享這件事時。鋒州(權伍中)的心裡應該很想罵髒話吧,這不是勝負以定的一戰嗎??
 
 
 
夢想成為美食記者的珍秀(南相美),為了想瞭解美食的幕後的一切也以服務生的方式進入了「雲岩亭」、跟成燦(金來沅)老是互看對方不順眼鬥嘴來鬥嘴去。珍秀(南相美)卻聽到成燦(金來沅)在第三次的比賽前,放棄比賽一個人偷偷的離開「雲岩亭」。原來成燦(金來沅)在聽到跟在身邊的小弟石頭說,自己最敬愛的兄鋒州(權伍中)想要用詭計破壞比賽還跑去質問。他不相信敬愛的兄長是這樣的人,卻更讓鋒州(權伍中)爆發的說出一切的不甘及成燦(金來沅)身世。
 
 
 

鋒州(權伍中)傷心的跟吳熟手說明想放棄,卻也讓熟手失望他的不成材。只是在成燦(金來沅)離開後,他才從鋒州(權伍中)的嘴裡知道、原來這個離開的兒子是知道一切後不告而別的退出。熟手大叔真的太有戲、面對自己兒子的努力跟掙扎滿是心疼﹑但是那又是背對自己的願望,另一個比親生兒子還疼的兒子、常常誤會他卻也瞭解他的善良與能力。這個父親的角色、不管在戲裡或是日常都是最難的。
 
 
 



一年之後、鋒州(權伍中)計畫著海外「雲岩亭」的計畫,成燦(金來沅)成為一個到處尋找最好的素材的流動車小販。偶爾為了尋找食材來到海邊,想起幫自己打造料理刀的大叔。特地去拜訪卻發現大叔患了癌症、卻為了在牢裡的兒子生日,想要去尋找有著黃醬的螃蟹。

依成燦(金來沅)的個性當然是看不下去的接下這項工作,卻沒想到在尋找的過程中。剛好遇上成為美食記者跟著鋒州(權伍中)來採訪的珍秀(南相美)。噗
..這是女主角的福利??成燦離開的一年裡、每次聽到哪裡有他的蹤跡就到處尋找的珠姬(金素妍),卻怎樣都沒遇上他。卻在小小的海港、讓成燦跟珍秀遇上,面對珍秀對他為什麼離開的疑問﹑沒說什麼的成燦、只交代她不准說出遇到自己的事情。
 
 
 
一樣的素材到了兩個人的手裡,又成為兩種不同滋味的美食;食物的美味若不是伴著記憶與故事、那在美味的味道都只是驚嘆卻少了一點醍醐味。鋒州(權伍中)料理得到了要投資海外飯店會長的激賞,成燦(金來沅)的料理在珍秀(南相美)的協助下化解了一對父子的誤會。


 

聽到鐵匠的事情、熟手跟珠熙馬上趕到醫院,卻意外的知道成燦(金來沅)的事蹟。突然見到珠姬(金素妍)在外面等候的成燦,在沒被看到前、又再次的飛奔離去。(攤手我就說珠姬、編劇對女二是多不公平的。妳要忍耐….在成燦(金來沅)離開的時後剛好撞上鋒州(權伍中),兩個人大吵一頓。這一吵可以看出鋒州(權伍中)其實不是那麼多心眼、他其實也掛心這個弟弟,而成燦(金來沅)離開除了為了哥哥之外,也夾雜了一股委屈跟憤怒。鋒州看著成燦離開、沒有阻檔,也對珠熙跟父親隱瞞了看到成燦的事情。




雲岩亭」自從成燦走後、加上珠熙父親的鼓動,鋒州(權伍中)更是全心全意的把餐廳推上國際化。不惜對舊有的料理改良、迎合西式,看在堅持守住舊有傳統的熟手眼裡更是傷痛。念念不忘成燦的熟手,反對鋒州的計畫、更認為這樣的他不適合繼承;再加上一直思念的成燦的珠熙。鋒州(權伍中)一一的看在眼裡更加的爆發他不惜一切的計畫(嗚
....這樣下去、我都想幫你哭了)。
 
 
 
因為上次為了幫助鐵匠的事件、珍秀(南相美)被上司責備,要求她採訪到傳說中的「屠宰師」訪問、不然要開除她;剛好遇上本來要感謝她的幫助的成燦(金來沅)、成燦聽到這一切﹑內咎的加入幫助珍秀尋找「屠宰師」姜刀手的行列。兩個人有說有笑在攤車煮拉麵的樣子卻被知道成燦下落開心去找他的珠姬(金素妍)給看到。珠姬(金素妍)默默的看著、想到鋒州說的「成燦已經忘記雲岩庭、快樂的生活著」。這部戲男二、女二怎麼都有種讓我想同情的fu XD。這一幕金素妍真的美到不行、只是她的那種「悲劇愛情女主角的形」,在這個流行開朗、個性派女主角的時代、真的有點吃虧。
 
 
 

珍秀(南相美)要採訪的傳說中「屠宰師」姜武士,剛好也是鋒州(權伍中)要參加韓式牛肉比賽所尋找的助力。正好看到成燦(金來沅)為了幫助相識的烤肉店老闆,跟人相賭、辨別放到嘴裡牛肉各是牛身上的那部分的比賽。鋒州(權伍中)看到成燦在場後又不作聲的離開,這對兄弟真的很喜歡飄來飄去..XD。原來烤肉店的老闆便是消失的姜武士,而不管是成燦為了比賽的對手或是鋒州(權伍中)都是為了比賽找上門來的。成燦(金來沅)比賽的那一幕真的是….讓我好慶幸我不是金來沅XD。那個一盤盤的「紅澄澄的生牛肉」、真的是讓我食慾全沒,還要像是電視冠軍一樣一口一口往嘴裡放、猜它是那一塊。這大概就是飲食的個人差異,肉阿﹑還是有熟比較讚遠目。





姜武士有個美美的稱號「全韓國第一的整型師」,但是不能掩飾其實這份工作還是個被帶歧視眼光的屠宰業。女兒因此丟了婚約、老婆因為心病而去世,更讓女兒不能原諒他、於是他退出了這份工作。成燦(金來沅)與為了採訪的珍秀(南相美),在聽過姜武士的事情後。依兩個人的「個性」,當然要想辦法解決一下親子間的問題。處理完後卻意外的發現為了大韓集團的牛肉供應商的比賽(其實我很好奇??到底大韓集團
…….是多偉大的公司??找個供應商,還要辦那麼大的比賽XD)。
 
 
「雲岩亭」急需網羅姜武士的加入,所以民宇(元基俊)拿姜武士女兒為要脅希望他可以重拾解剖刀。當然我們的民宇(元基俊)哥有使壞不成反行善的功力。經由成燦幫助早已化解跟女兒紛爭決定加入與「雲岩亭」的對手之一「大進流通」,而成燦(金來沅)知道這個來由後痛心鋒州雖然不出面、但是卻放縱民宇的行為。加上「大進流通」會長的攪局下,走上跟「雲岩亭」對抗的路。所以繞了一圈、由內到外,鋒州跟成燦又踏上了比賽的舞台!!



這場的「牛肉大賽」好專業!!還來個現場直播,雖然我很懷疑如果美食大賽這樣辦。把吃之前所犧牲的生物的生命,活生生血淋淋的播出來。後面還會有人大喊好吃的吃下去嗎?? 不過也可能是因為每次比賽都隔了幾天,可以讓人類忘記自己的殘冷。  第一關比的是「牛的等級」,成燦及姜武士選出的高級數的牛卻被「雲岩亭」給搶走。另外看中的牛也有段故事;養牛家的小朋友捨不得牛被抓走、因為那是家人一樣的存在,但是也只有把牛賣掉換取的金錢才能治好孩子的病。但是也呼應了前面大近流通跟成燦講過的故事,農家千辛萬苦樣養大的一頭牛、代表一個個農家的希望與未來。這邊大概是跟最近韓國牛肉的開放進口扯上關連,開放進口的牛肉不只是「狂流症」的隱憂還會牽連到農家生計。
 

成燦選的牛肉雖然不及「雲岩亭」,但是牽扯到的是姜武士及「雲岩亭」的崔料理長的專業。這兩位也是有段往事,當年姜武士女兒的婚姻便是被崔片首因為嫉妒所害。「雲岩亭」的牛本來已經是勝利,卻因為被判定血痕而輸掉;改由大進流通勝出、成燦才瞭解為何姜武士在運送牛隻時的不急不徐。而「雲岩亭」卻因為喜大貪工的,在運送牛的過程中導致牛隻的受傷。而這些傷痕在牛的外表看不出來的,只有到剖開牛隻的那一刻真相才會出現。看完這段還真的覺的像是「刑事件中的解剖戲」,真相都是藏在屍體中的。然後外表健康、完美的物或事??
裡面其實有藏著一道道的血痕??  還真是發人省思阿XD
 


前面那段是「保護牛肉」的觀念的話,後面便是「韓國牛肉」的置入行銷。第二關的比賽是挑戰牛肉的分解,話說鮪魚解剖看多了、還是第一次看到牛肉的解剖。那雪白的脂肪、粉紅的肉色,加上銳利進出的刀鋒。相應於大會主持人的講評,看著銳利的刀鋒快速在肉裡進出的樣子是可以引發食慾的念頭!!真的是這樣嗎???姜武士、卻因為崔片首的故意之下受傷,原本領先的速度也無法持續。但是驚人的意志力跟完美的技術,還是讓成燦組勉強擠入最後的決勝四強。



我覺的這戲把所謂的「食之道」表達的非常清楚,「美食」不是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也無法化腐朽為神奇。美食必須搭配素材及烹飪的各種條件。進入第三級也是最終的「燒烤牛肉」比賽,大家開始尋找頂級的木炭。成燦也根據姜武士的指示,進到深山中跟燒炭的師傅一起準備。而珍秀一個人也跑到山裡卻迷路跌傷,幸虧成燦找到她。




感覺的出來﹑這場戲對成燦而言,是第一次意識到「珍秀」是個女孩子這件事。在這之前成燦對她就像對「雲岩亭」的時後跟在自己身邊的小弟石頭一樣,一通電話隨傳隨到、也一起遇過了許多事卻又不太瞭解對方的想法。珍秀老是蹭著成燦要他煮東西吃的樣子很可愛,但是就是個哥兒們的存在!!直到那一刻、珍秀害怕的抱著他哭的樣子,成燦在後背的手的猶豫著要不要靠上去的樣子。說明了、他開始意識到「珍秀是個女孩子」的存在,要不要靠上去???
會不會被認為是其他的想法??這樣的念頭一一浮現。



當成燦與珍秀辛苦的取得木炭時,鋒洲跟熟手也找木炭找到山上來了。熟手對兩個兄弟之爭一直抱著難過而不干涉的心,但是面對兒子的請求「就一個師傅而言你一直公平以對﹑但是當兒子而言多希望你可以拿出當父親的一點私心」。在怎麼大公無私,以一個父親而言怎麼可以無動於衷??拿出只有熟手知道的秘方,幫鋒州製作香炭。正式比賽時民宇負責掌廚燒烤牛肉,完美的炭獲得滿分卻因為自滿而疏忽;跟成燦以樸實卻美味的烤牛肉技術、克服了炭材料的不足而打成平手。也將比賽延至第四關卡,雲岩亭跟大進流通的單一對決。鋒州也決定自己出場,變成兩人從繼承人比賽後的再次勝負。

fenf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elinachang2002
  • 食客..算是目前最有動力繼續追下去的少數韓劇之一
    不過,竟也默默讓我想到台版的八點檔--家族繼承、企業競爭....XD

    金素妍扮演的角色每回出場都美的讓人驚歎,怎麼可以這麼有氣質啦!
    成燦在醫院門口與鋒州相逢後,跑到海邊大哭那一幕,導演運鏡一直繞著金來沅轉,害我差點頭暈XD
    生牛肉也是讓我食慾全沒,會不會...來沅拍這幕時,祈禱一次OK別NG吧XDDDD
  • 哈..我是想到港劇美味情緣..XD
    只是那家餐廳真的好大..
    跟故宮差不多的FU
    這點韓國贏了..

    搞不好來沅哥覺的好吃??XD
    我是看了..完全快吐了..
    第一次看美食劇看到快吐的
    這真的是文化差異??

    fenfen 於 2008/07/14 15:51 回覆

  • Meg
  • 看食客這部戲,(其實剛看沒多久,大都在追著每天夜晚看)

    像那種美食提材的劇,最反感的就是故意弄掉或弄壞主角的廚具或食材,而且主角還個個都天真善良到不會提防(超讓人不爽的老梗),沒想到這個編劇也愛老這一套, 那個賤人民宇一開始就故意把成燦不小心掉到地上的刀踢到樹叢讓他找不到!真想拿那三把刀往他的頭上啪.啪.啪.劈下去!(一整個怒~~)如果編劇不讓民宇之後有什麼超慘報應,就順便連編劇也一起劈了!(編劇可以把民宇編成,像是手廢了不能當廚師之類的~哇哈哈!!)

    食客的反派角色比起每天夜晚的壞蛋更讓我討厭!至少金某和張會長是明擺著"我是反派",主角也會提防~~

    激動過度的Meg